酚醛防火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酚醛防火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两批19家企业入围虚拟运营市场僧多粥少

发布时间:2020-01-14 14:06:15 阅读: 来源:酚醛防火保温板厂家

颁发第二批虚拟运营商牌照,是工信部对向民营实体开放电信业务政策的进一步落实。

1月29日下午,工信部发放第二批虚拟运营商牌照,8家民营企业获得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批文。其中颇受关注的是,与首批牌照无缘的国美、苏宁云商(002024,股吧)两大家电连锁商此次榜上有名。

还让业界感到无法理解的是,第二次发牌距离工信部发放首批11张虚拟运营商牌照仅一月时间,如此密集地放行民营企业入市,也让虚拟运营这一领域瞬间变得拥挤。

虚拟运营商是指本身没有电信网络资源,通过租用电信运营商的电信基础设施,对电信服务进行深度分工,以自己的品牌提供通信服务的新型电信运营商。获得虚拟运营商牌照的企业可以租用基础电信运营商(即中国移动、中国联通(600050,股吧)和中国电信)的移动通信网络,为用户提供基于自身品牌的通信服务,包括短信、数据流量、语音等组合为更加灵活的套餐销售给用户、发售SIM卡、发展增值服务,如语音邮件、短信业务等。据本刊记者了解,工信部已核发“170”号段作为虚拟运营商开展业务的专属号段。

对此,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虚拟运营商牌照的发放使过去只能在电信运营商严格框架下生存的增值服务商获得更多权限,增值服务得以升级,可以激发民营企业的创新能力,电信增值领域的创新大幕也将正式拉开。同时,这些获得牌照的企业将有缘与高达千亿级别的市场亲密接触。

工信部提供的数据显示,2013年1至10月份,全国电信主营业务收入达到9713亿元,同比增长8.6%;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突破10亿GB,同比增长68.9%,成为信息服务消费的主要增长动力。

不过,由于对市场竞争的限制,虚拟运营只能在电信运营商“转包”的范围内生存,也就是说,虚拟运营业务的市场大小是由三大运营商决定,而现阶段的市场规模相对有限,一下子挤进19家民营企业,难免会有“僧多粥少”之现象。并且,从获得牌照的企业来看,电商和游戏领域的巨头都来“插足”。可以想象,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各家企业只有拿出“看家本领”才可分得一杯羹,行业竞争的惨烈程度不言而喻。

民营企业入场抢蛋糕

中国的电信业一直处于运营商垄断状态,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打破垄断的呼声从未停息,而三家运营商内部的斗争也从来没有停止过。近几年,随着OTT业务的兴起,传统的通话、短信业务受到了严重冲击。对于一向风格保守、创新乏力的三大运营商来说,靠一己之力向互联网企业转型已不现实。而向民企敞开大门,一方面倒逼运营商实现业务创新,同时打破电信行业垄断的坚冰。

去年1月,工信部一则《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方案》征求意见稿出炉,管理层将移动零售业务导向社会的意图展露出来,移动转售(即电信虚拟运营)成为电信行业的热门话题。同年5月17日,工信部正式开展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工作,并公布了试点方案,要求拟开展此项业务的民营企业与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即三大运营商)进行商谈,准备申报材料。虚拟运营商的卡位战正式打响。

对于首批牌照的抢夺使得各家有心于此的民营企业使出浑身解数。在试点方案公布仅半月,虚拟运商的申请名单就多达60家,其中,苏宁云商、国美、天音等渠道商是获得牌照呼声最高的企业。当时,主管国美3C业务体系的副总裁毛晓军就表示国美已成立专门的项目团队参与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而在2012年8月,国美就与中国电信合作推出了国美版89元套餐的3G卡专用号段。京东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在国家政策允许的条件下,会尝试开展不同的业务,以不断提升用户体验。

在历时半年的角逐后,首批虚拟运营商牌照终于在2013年岁末浮出水面,阿里(北京万网志成)和京东,天音通信、浙江连连科技、北京乐语世纪、北京华翔联信、北纬通信(002148,股吧)、迪信通、分享在线、巴士在线、话机世界等11家民营企业赶上“头班车”。

获得“入场券”的企业喜形于色,纷纷掷下豪言壮语。京东副董事长赵国庆就期待自己在“5年内力争成为中国第四大运营商,虚拟运营商相关业务预计在2014年五六月份正式上线”。迪信通方面称,几年前就开始从单纯的手机零售向代理商放号与增值服务方面转型,未来将借助虚拟运营商牌照带来的机会,强化上游运营商等软性服务。阿里巴巴集团则表示将会与旗下移动IM工具“来往”、阿里云手机、手机淘宝、天猫等平台创新性结合,特别是推进阿里的无线战略。京东将利用自身1.4亿的庞大用户基础,和作为中国手机产品最大零售商的优势,把京东的电信服务用户和京东的电商零售用户进行资源的整合,推出丰富的、能够给用户更好体验的产品和服务。

呼声很高的苏宁和国美虽无缘第一批,工信部也并没有让它们等待太久,最终赶在农历春节前收获了“大红包”。

苏宁云商副总裁孙为民就此声称,在获得基金支付、国际快递、商业保险(放心保)以及此次获得移动转售牌照之后,苏宁的经营业务会更加多元化,“云商战略”也将进一步深化。国美则称将持续加大对移动通讯转售业务的投入,并将整合集团及电商产品、渠道、服务等相关优势资源,利用其过亿会员的平台为消费者制定专属的移动套餐。

有分析认为,在参与竞争的各家企业摩拳擦掌的背后,是民营企业对虚拟运营市场寄予的厚望。国信证券的研报估计,三大运营商在两年后将拿出0.5%-1%的市场份额来与民资共享,届时的市场规模在62.5亿元至125亿元之间。

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骨感。虽然理论上虚拟运营市场的空间巨大,但获得牌照的企业多达19家。“号称试点,可是发放的牌照如此之多,未来参与的企业太多了。”一家获得虚拟运营商牌照的企业表示对目前虚拟运营商牌照的情况难以置信。

工信部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全国存量移动用户有12多亿,年增过亿。未来虚拟运营商可能会占据3%左右的市场,大概有5000万的用户,这个数量看起来不能算少,但若平均摊到每个虚拟运营商则只有200多万用户,收入更少。有人评价称,电信业是规模经济的产业,没有规模就没有经济价值。无论是每家十几亿的收入还是200多万用户,都不足以支撑其赢利及长久生存下去。

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是电信领域向民间资本开放最核心的内容之一。长期来看,民间资本进入移动通信领域必将进一步激发市场竞争活力,有助于优化市场竞争格局,提升竞争层次,因此,如无意外,工信部原则上不会对牌照的数量进行限制,任何符合资质的民营企业只要在申请有效期内提出,都可以获得虚拟运营商牌照。

一位长期研究电信行业的人士分析,以我国移动通信市场的规模,加上国外虚拟运营情况的参考,我国市场上可能会出现几十家甚至上百家虚拟运营商,虚拟运营商过多的结果必然导致“僧多粥少”,竞争失利的企业最后退出,浪费大量投资,整个行业也将出现大浪淘沙的局面。

在工信部颁发的虚拟电信运营商牌照的细则规定,虚拟运营商不允许投资建设电信基础网络,包括无线网、核心网、传输网等,其在开展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时如需使用上述设施,必须向基础运营商租借网络设施。

虚拟运营商与基础运营商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前者没有自己的电信基础网络,但它们在向用户提供转售业务终端设备与三大运营商一样,须获得工信部的“电信设计入网许可证”。

电信分析师付亮认为,基础电信运营商与参与转售业务的虚拟运营商的关系既有竞争又有合作,后者可以按照自己对用户的理解制定资费、套餐,双方在既有的基础电信业务上形成竞争。但同时在被运营商视为“鸡肋”的地区,虚拟运营商可以依托自身优势发展用户。不过,对于虚拟运营商的未来并不乐观,他认为虚拟运营商依靠单纯的移动通信转售业务将很难生存。

什么是海外就医

网上预约挂号怎么预约

名医汇